苟砸砸砸丶

谁动老白,谁就站在了我的对立面。

I've always wanted closure.
我一直想要结束。
I wish that we could get along.
我希望我们能够相处。

有时候翻大号会突然扎心了。

一年多过去了我还是在rps里挣扎,但是真的挺快乐的。不管是当初的悠花还是现在的瓦白,都挺好的,嗯。希望瓦白长长久久,别凉了。
想起进悠花产粮时tag里只有一篇文,鼻子有点酸酸的。

苟子曰丶:

会有点难受,我笔下所写的两个人,现实中他们只是朋友,也不会认识我,他们永远不可能会在一起,永远只是我一个人在幻想。
他们不可能会在一起。
那么,我做的这一切到底有没有什么意义。


日,瓦白是什么神仙发刀cp阿。

管管:“我爱好欧的白。”
老白:“我不爱你。”

吐血致死在屏幕前。
单箭头真好啊啊啊啊啊。

【瓦白】段子



今天老白又在空间里发自拍照了。

地点是街心公园的幸运女神像,旁边围着一圈约一米宽的许愿池。每天游客来来往往,随手会往里面丢上一枚硬币,然后煞有介事地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许愿。

照片上的老白笑得灿烂,大概是难得出来玩一会儿。配字是扔了一块钱进去,猜猜我许了什么愿,后面接了个龇牙笑。

“猪精欧的白。”

“嘛呢管管?”

“你许什么愿望了?”

“这种事情说出来就不灵了我跟你讲。”

“哦哟,你还信这种东西?”

“信啊,干啥不信。”

于是几天后老白又收到瓦不管的发来的一张照片,正是前几天去的那个许愿池。老白笑他之前还不信这种东西,对方回只要是你信的我都信。

You are my faith.

“你许了啥愿望啊?”

“不是你说的吗,说出来不灵了。”

你要是也喜欢我就好了。



——END

抽到的关键词:自拍照 许愿池 单箭头
转型段子手 状态好了继续努力码文

瓦白脑洞。

其实是四月份想到的,最近无意翻出来了。

瓦白之前是属于那种欢喜冤家型的吧,互相看不对头又放不下彼此,强行让自己把这种感情看做是不甘落后于对方。后来老白先发现自己其实暗恋瓦不管的契机是得了花吐症,再来了解到病因后几秒老白就得出结论了。但想到瓦不管平时对自己的态度所以选择了沉默想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结果有一次老白为了救瓦不管被一棍子夯成脑震荡,醒过来时失忆了,但是花吐还在,完全是凭着本能去爱着一个人。瓦不管在事发之后也渐渐意识到了,就很好地照顾着老白,同样也在等一个更好的机会。这么一拖再拖却导致老白把花吐怀疑到他的身上,也就有点躲避着了。瓦不管后期对老白的照顾掺杂着心虚,自然也就没注意到老白的刻意疏远,每次干完该干的就迅速逃离了,也就完美错过一些没有被老白藏好的花瓣。

原定的结局是BE,但我想让他们HE。

【瓦白】Air

‖预警。
‖深夜听歌中毒意识不清的产物,码完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啥。感情线看起来可能有点莫名其妙,但其实在我脑海里是很完整的。不想码很多,高兴就行。
‖错字极多质量极差。

老白从来不在乎自己是否会因为喜欢一个人而做出什么改变,也不会在意后悔与否。一生云淡风轻四出漂泊,去寻找所谓的情愫。厌倦线下呆板教条的思想,如同儿童涂鸦般漆黑弯曲的线杂乱地缠绕在一起的理论让他感到痛苦。

所以他背上双肩包离开了。

随身只带了笔记本,一些衣服,纸笔,蓝牙耳机,手机和数据线。
   
打开手机随便订一张去哪的旅行票是令人愉悦的。老白会在车站等待时坐在边角皮料已经有些破损的公共椅上随便写些什么,脑子里总是塞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有时攒的多了,他会出书。

有人抨击他作品的无用,甚至是传递了不思进取的负能量。谩骂如潮水般涌来,作者本人连眼皮都不会抬一下。能懂的人,自然会懂。他踏着一双硬布板鞋走遍名山大川,脚脖子上总会挂着彩线串着的两三个小铃铛。它们会随着他的走动发出微小的声响,但并不吵闹,在日常生活中如果不注意甚至觉不出来。

有一次他在素城停留了整整半年。初来乍到时,走进路边简陋的旅店。深红色的地毯摊在门口的一小块空地上,上面布满斑斑点点的痕迹。双眼无神的老板一脸麻木地注视着面前柜台上老式电脑折射出来的电子光亮,几十年前的电视剧嘈杂的音效让人不舒服。
  
房间本身并不大的。一张床,一套木质桌椅,上面的红色漆皮意料之中地严重破损了。再数也只有一个小小的床头柜了,里面塞着一双棉制一次性拖鞋。老白把包一扔大字型躺在床上屏住呼吸。空气中弥漫着细小的尘土,老白喜欢这种破旧的感觉。虚与委蛇的人情世故早已为他所厌弃,他早已习惯别人的评价“假清高”。这么说就这么说吧,反正在意也并不能改变什么。

素城就如它的名字一般,一切都是朴素而落后的。民户聚居处会有串着睡衣挽着头发的女人嚷嚷,是不是传来男孩子和女孩子的尖叫。墙壁不是雪白的,而是泛黄,墙皮脱了大半。植物多而杂,因为没有人会注意这些。街上不会有人身着西装夹着公文包的迅疾的步履,只有主妇胳膊下挂个竹篮子刚赶完街带回今天的午饭。

老白在这里的吉他店认识了瓦不管。起初也其实没有多大印象,就是普普通通一个上进青年,因为所谓对音乐的热爱依然同家里人决断,一个人跑出来开吉他店。老白听闻后曾和他开着玩笑说,还好你是出来开了个店,既能保留自己的爱好还能填饱肚子。要是脑子一热去当什么歌手啥的,不知道得多惨。瓦不管也笑了,我是冲动,当时也年轻,但我不是傻逼。

午后的阳光如流水一般,倾泻在泛着木材香气的房间里。老白右手肘撑在柜台上和面前这个比自己笑了五岁,身着白衬衫黑裤子米黄色围裙的少年交谈甚欢。所以说有时候缘分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什么力量促使他走进这家店,然后让自我封闭许久的他如此自然地就和他人聊起来。

到最后聊到老白个人的事情,在得知老白是一个人跑出来旅行后瓦不管沉默了,半晌憋出来一句你是不是529。老白于是故意摆出一副惊奇的表情,原来你也看他的作品,我超喜欢他,我就是学他出来乱跑的。瓦不管说,你就是529。老白问他为什么这么笃定的时候,这个一直很活跃的小伙子颇有些羞涩地笑了,因为我想象中的你就是这个样子。

临近离别前,老白借了瓦不管店里的吉他弹了一会儿。以为发现对方还有这种天赋的瓦不管如同见了宝一般,最终被告知只是因为这种特殊的音色有点兴趣,没有深入的意思,略微失望地垂了垂眸子,送老白离开了。

而后这种简单的日子居然就这么持续了半年之久,老白退了酒店,在附近又租了一间小型公寓,很毅然地拒绝了瓦不管提出的同居请求。他们只是聊天,偶而会一起出去逛逛。有时他们一人做一边,瓦不管制作吉他,老白写稿子。在思绪被堵住的时候,老白会很乐意和瓦不管讨论,他坚信二人的思想不能算是相近的,但绝对是契合的。

此时他们意识到这不再是友情。

老白习惯一个人背负起所有事情,但他这次却难得地感到胆怯了。和瓦不管两个人的事情,他从来不想如曾经般轻描淡写地过去。某次聊天话题毕了,他们都没再说话,老白闭上眼睛等待着救赎。

他说过,该懂得人,自然会懂。

如果自始至终只是他一人一厢情愿,那么他会在今夜订好机票,第二天踏着清晨的薄雾永远地消失在这片小城。

索性瓦不管揽住了他的腰,然后双唇相覆。

他赌赢了。

夜色降临了,天帘上稀稀拉拉挂着几颗不大却明亮的星星。瓦不管递给老白一把吉他,没有什么繁琐杂碎的装饰,只是普通的原木吉他。老白注意到品格间隐隐约约透出的“529”三字。音乐静静流淌。

瓦不管惊于老白吉他技术的突飞猛进,老白讶于这把吉他有多么适合自己。

瓦不管说,我这么多天一直偷偷关注你,想要做出一把最适合你的吉他。我觉得你很适合这个乐器,你很像它。你说不想深入,我看出它对你天然的吸引力。

老白说,我为你去学了半年的吉他。因为我觉得你会喜欢,事实也是这么说的。

——END

我知道很乱。最近心里挺乱的。
明天正式更新我调整状态吧。嗯。

一点废话。

 
考试时突然想到的。

当年混大脑圈的时候是主产水威,然后转型坡豪狂热厨,日更八篇不停歇且乐在其中。也夹带着一些跟风吃的虹平,所以当时对贾立平印象还是很好的。后来让我一夜之间对他转黑的一件事是因为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逆向盲拧”事件,一时间他身负万千骂名,为很多人所唾弃。魔方圈有头脸的人都站出来批斗他,斥责他的不对,违反了魔方比赛最基本的原则。也有些人是为真正有实力的林恺俊上不了决赛而惋惜,进而转变成对贾立平的不满。
然而当时我就是个普通的魔方爱好者,且专攻速拧,对盲拧之类是完全不了解的。所以看到那些人以原则角度去骂人时,我是冷眼旁观的。之所以之后我也加入贾黑行列只是因为我最喜欢王鹰豪,因为坡豪cp所以连带着也很喜欢林恺俊。坡坡上不了决赛,是拜这个犯规者所赐。而且啊啊因为这个生气了,那么我的心情就不好了——他的一个举动伤害了两个我喜欢的人。
于是对盲拧一窍不通的我也开始对贾立平转黑。

一两年过去了,我都快忘了这件事。当事人也因为节目的结束渐渐失了热度,没人再提起当年的事件了。然而老白发生了之前那样的事让我又开始有点印象了,因为那些浩浩荡荡对老白转黑的人。我突然明白为什么会有“黑老白的虚伪粉丝”这种群体存在了,或许他们大多根本没有如何如何关注过老白,对所谓的实锤也没有过多了解,甚至对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都一概不知。那么他们为什么这么激动呢?

只是因为口口相传的“老白伤害了虚伪”而已。

然后考试结束了,我题目没写完。

占tag歉

(*Ü*)ノ❤

醉挽长歌。:

转一手~


_purple梨:



(ノ>▽<)ノ




惡性走:














Loser罗斯特:















帮一手
















苏锡苒:































这里在做明年生贺的地图, 我们的地图将在白哥哥生日前会上传B站。  
































目前需要收集一些想对白哥哥的告白和想对白哥哥说的话,打算给我的请私信给我哦~ 记得留下你的(b站ID/圈名)      谢谢配合!
(っ╹◡╹)ノ❀
































如果可以的话,小可爱帮忙转发一下,我想让更多的人留下想对白哥哥的告白和想对白哥哥的话。
































(注:①由于是第一次做建筑,如果不好看请轻喷QAQ
      ②这里目前在实习,可能不会即使收到大家的私聊,如果回复比较慢请见谅,Σ>―(〃°ω°〃)♡→)



























什么可以写置顶了(。

之前因为听说新版本lof太垃圾所以一直用的是上古版本,今天不小心手滑按错了结果村里人第一次通上网,知道原来置顶这种操作不是PC端专属的…

那么这里苟子,是暴躁老哥,但不到极端状况还是很温和的,新同桌疯狂夸我脾气好我都惊异(…)

瓦白/all白 就这两个。

是喜欢谁谁就是总受的奇特口味,all党。目前只产瓦白(all白)相关所以不用避雷。互相尊重,别提对家。是社恐,不会说话,比较热衷于心理学和精神疾病相关。

相对自由的毕业班,不出意外更新周期为半个月。特别喜欢说废话,所以可能主页比较乱。

最爱欧的白先生和瓦不管先生❤
喜欢jess小姐姐,目前最心悦的是人格Q
爱发刀人士,BE依赖症,狂热虐渣攻。
一定程度内的狗血都很乐意接受。
日常偶尔放在简介里,不定时改改改,缘见。

金光一闪而过,黄衣玩家要抽空转职辽。

发现延禧攻略真的有毒,每次不想写作业一边看这个一边抽,总能出金。

以及坏丁丁这个头发颜色我佛了。

向全世界安利jess小姐姐,经历过很大的创伤,按照31岁那位Jade来说就是“我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会活在世界上”这种恶劣程度。分裂出几个副人格来保护自己,很勇敢地面对自己的DID,在YouTube上专门创了一个账号向别人分享关于病症一些事情,B站也有搬运。每个人格都超好的!Max才6岁但是一心沉迷做物理题,还考上了麻省理工那种!Alex是Max姐姐,特别活泼可爱的那种!所有人格里最喜欢的是KC!!!然后,然后,然后——!!!

……

日,我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了。
ballball你们去看看她,我相信你会喜欢上这个女孩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