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砸砸砸丶

谁动老白,谁就站在了我的对立面。

你如果
缓缓把手举起来
举到顶
再突然张开五指
那恭喜你
你刚刚给自己放了个烟花

【瓦白】贪得无厌

—管管病娇向,是半夜脑子不正常的产物
—不更新是因为联考和WiFi炸裂
——————————————



瓦不管变得贪心起来。

最美好的当初,他轻柔的捧着爱人的脸说,没有关系,你在我身边就好。阳光透过夏季充满生机的层层细叶照射下来,风儿微醺,红砖小路上满是悦动的光斑。老白甚至天真地认为,眼前的这个人,是真真会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好,爱自己透到骨子里去。他们会在冬日的清晨蜷缩在被窝里相拥着赖床,刷牙的时候顺便帮对方挤上牙膏,趁人不注意叉走对方盘子里特地留到最后的微焦的荷包蛋,滋滋滋地冒着油,流动着橙黄色的半熟的蛋液。他们可以如一对神仙眷侣,享受着最幸福的生活。

完全是有可能的呀,因为有[爱]呀。

在往后的日子里,瓦不管也确确实实做到了把爱老白当做是一项终生事业,勤勤恳恳地执行并乐在其中。然而,人的欲望是深不可测的无底洞。心爱的东西得到了就结束了吗?不,这是不行的。再乖顺的鸟儿,不把它关到由[爱]构筑成的金丝笼里囚禁起来,谁知道哪天它会不会突然就展开羽翼飞走了。

所以瓦不管说,你也不许跟别人有过多接触。

老白笑了,他总是拿这个小自己五岁的大男孩没有办法,一脸认真地说出幼稚的话语,偏偏语气还狠到了似乎自己不执行他就不罢休的境地。只有你,只跟你过多接触可以了吧?小醋坛子收收好,别再打翻咯?

两个人都各有各的直播间,各有各的交际圈子。虽然他们俩在排位之余经常一起玩别的游戏,但瓦不管并不能百分百地占据老白的全部空闲时间。老白有技术有颜值,性格好放的开,身边不缺一大堆朋友。老白也有自己的生活,也会想跟兄弟们玩会儿,几个人聚一块儿吹吹牛开开玩笑,互坑互助,输赢第二开心至上。

瓦不管又说,你能不能不要老跟别人玩。

然而老白这次却有点生气了。瓦不管,你是不是也太敏感了一点?我几个朋友,都是你也很熟的,我们也经常在一起玩。你才是,能不能别一天到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当天晚上,老白提前下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生闷气。想久了却又有点释怀了,恋人这么说,其实也是对自己在乎得狠了。他拧开门锁想要去道歉,刚好撞着在他门前蹲了整整一个小时的瓦不管。小伙子腿都麻得有点站不稳,眼眶也有点红肿。老白说了一大堆好话,好容易把人的情绪给抚平了,无意中对上瓦不管那双浅色的眸子,不知是夜晚光线原因还是什么的,让人觉得一下子深邃了好多,莫名阴冷的感觉。

说开了之后,他们的关系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瓦不管不会再像老白提出幼稚的不切实际的要求,仍是认认真真爱着老白。老白很高兴,他很喜欢这种平平淡淡的小幸福。即使无大风大浪,但是因为特殊的工作每天都能接触到新奇的东西,生活的激情并没有半分褪去。他们还是有时在一起打游戏有时候分开,把生活平稳地推进。

能不能不要跟别人说话了?
能不能不要再看着别人了?
能不能直接放弃直播让我养你?
能不能一辈子呆在这里哪儿都不要去?
能不能——

不要和别人呼吸同一片空气?

“呃呜…呃…你…咳咳!咳!”

脖颈上的桎梏促不及然松开,大批新鲜空气涌入口腔以致于老白没忍住捂着胸口拼命咳嗽起来。这种难受的感觉一直持续了很久也没有消散,老白的脸上是不正常的红晕,眼角甚至直接咳出了眼泪。脖子上还有一道明显清晰的红痕,可见刚刚施暴者的用力之大。

瓦不管松开手,却没有收回去。他骑在老白身上,面色阴沉居高临下地望着身下这个还在不断咳嗽的人。待老白终于缓过神来,他才慢悠悠出一句:“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吗,欧的白~”

尾音止不住地上漾着,与瓦不管平日里向老白撒娇的语调无二。这看似轻松的言语,落入老白耳中却不啻于是恶魔的低吟。老白费力地眯起眼睛沉默地盯着瓦不管。

他似乎真的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看到瓦不管笑得这么张扬了。

“在我身边就足够了什么的是假的 ”

瓦不管也眯起眼睛,与老白不同的是他看起来更像是阴谋诡计得逞了的狐狸,以一种得胜者的姿态从容地舔舐着自己如火的皮毛。

“成为,专属于瓦不管的东西吧?”
我会将你亲手制成最最精致的木偶。




——END

才发现今天是18年最后一天了੭ ᐕ)੭

评论(1)

热度(88)